于新粒牧师的豁达人生

2009-11-15 00:00
来源:北京基督教丰台福音网

作者:何仲
      

早就想拜访北京市政协常委、北京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和教务委员会会长于新粒牧师,苦于他工作繁忙,一直无缘,这次终于如愿。

一个周五的早晨,我应约来到于新粒的办公室。办公室不是很大,几个大书柜就占去了一半的空间,桌上堆满了文件。主宾坐定,我像拜访其他人一样,先向于牧师索要个人资料。他挥挥手说,我没有什么资料,咱就聊聊天吧,这样更自由点。

于牧师望着窗外,思绪又把他牵到了从前……

于新粒的家乡在山东省淄博市郊区一个叫南马坊的村庄。曾祖父与康有为是同科翰林,给南马坊带来巨大的荣誉,于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望族了。但是,于家人丁不旺,从曾祖父开始都是单传。

祖父是个思维开阔,思想开明的人,受到西方思想的影响,毅然变卖家中一百多亩良田,开办了一个汽车运输公司。可当时的中 国,政府腐败,列强侵扰,盗贼横行,商贩常常被打劫,杀人越货的事情常常发生。洋人在山东的势力很大,政府和土匪都不敢轻易招惹,为寻求安全和庇护,祖父 加入了教会,这是于家与教会结缘的开始。

1939年11月的一天,于新粒降生在这个基督教家庭。基督教讲奉献,每个家庭都有向教会奉献的义务。于新粒的父母有着 虔诚的信仰,他们在感谢基督赐予他们一切的同时,也在想着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奉献基督。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比儿子更宝贵了,于是,他们把儿子送到了教 会。1948年,年仅8岁的于新粒被送到山东济南白马山的“耶稣家庭”,分到石厂打石头,白天劳动,晚上学习。家庭的生活非常清苦,石厂的劳动又很繁重, 但却很快乐。这里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小伙伴,大家一块劳动,一块学习,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在家庭里生活的这段日子,于新粒学到了很多基督教的宗教知识,为 日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牧师奠定了基础。

解放后,由于家族的历史,于家被划为地主。于新粒出生于这样的家庭,又接受过基督教教育,在当时是很受歧视的。他在人们 的歧视中读完了小学和中学。高考前夕,于新粒做出攻读神学的选择,立志要为上帝服务,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神照会”真理学院(后与燕京协和神学院合 并),专门研习《圣经》。从此,他全身心的投入到新的学习环境中。

他学习认真刻苦,凡事求个明白,大伙都喜欢和他在一起学习。他乐于助人,谁有点事,请他帮忙,他从不回绝。当时燕京神学院里谁都知道,有这样一个小伙子,豁达开朗,心直口快,疾恶如仇。

但是好景不长,反右运动轰轰烈烈开始了。燕京神学院这样的部门更是首当其冲,年轻爽直的于新粒被划成右派。

于新粒被送到京郊南苑农场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和教育。那一年,他18岁。好在于新粒生性豁达开朗,他把屈辱与苦难当作对自己信仰的考验,坦然面对。

22年,时光流逝,18岁的小伙磨砺成一个中年人。

回首这段往事,于新粒的脸上看不出痛苦和怨恨,有的只是快乐和感恩。在那里他得到了知心爱人孙宏霞,他说这是基督对他的恩赐。

虽然南苑农场离政治中心咫尺之遥,但是朴实的老乡却有着自己朴素的评价人的标准。在他们的眼里,为人诚实,性格开朗,劳 动积极的于新粒绝对是个好人。干活的时候,大伙都喜欢和他在一个组。当时南苑农场识字的老乡不多,于新粒自小就钟情于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水浒 传》、《西游记》……每一个情节,每一个人物他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休息的时候,大伙只要聚在他的身边,疲倦顿时烟消云散。逢年过节,地里的活忙完了, 他就到老乡家里去帮助看看信,写写对联。遇到政治活动、庆典联欢,右派不能上台表演,他就写小剧本,带着大伙排练。他文笔好,写的都是老乡们日常劳动和生 活中的事,所以深受欢迎。有一次,人民日报社的一个记者来农场采风,碰巧看到于新粒写的剧本在表演,这位记者觉得剧本写的很好,想找作者聊聊,还想把剧本 推荐给人民日报,后来才知道作者是个右派,只好找了个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顶于新粒的名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很多人都为于新粒惋惜,有人为他想不通,劝他:“ 你一个老右,又不能上台,你起什么劲,你现在全都是为别人在做,也得不到什么表扬和奖励,落不到什么好,多不值啊。”可他却摇摇头,笑着说:“咱也不图什 么表扬和奖励,大伙一年到头在地里干活,难得有什么娱乐,我能够弄个小节目,给大伙助助兴,大伙乐呵就好。” (责任编辑:admin)

查看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上帝的天空保持中立

商城热销

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