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与瘦

2009-11-12 00:00
来源:翼报

作者:凌风
      人过中年,对于腰围很敏感。
  朋友久未见,如果说:“您怎保持这样苗条!”或说:“您减肥了!是怎么作的?”似乎是称赞一项成功。有次我仅是对朋友的尊腹,无意的看了一眼,就引起了反应:“看什么,我自己知道腰围增加了!”当然,到用餐的时候,他借词推托少吃。
   在二十世纪中以前的中国,胖人不多,说:“清减”,等于说病。相反的,对于胖人,称为:“发福”!仿佛是“腰缠十万贯”的外在表现;不仅是称羡,简直等于敬畏。
   有本论语,不是讲孔夫子之道,是多载幽默文字的杂志。后期的主编,已经不是林语堂(1895-1975),是邵洵美(1906-1968)。曾看到有人发起组织“胖子会”,刊登了启事,徵求会员,以胖重为尚,“得享胖誉,可免瘦讥”的人,有资格参加,并列有一群名人,为发起人,以资号召。
   在1948年某期,论语刊载过一幅丰子恺的漫画,标题“布袋僧与铁罗汉”,画中人物,一胖一瘦对陈,还有打油诗:

  快哉快哉真快哉,接收之品满布袋;
  我今弹出禅空门,索性来个大开斋。
  笑尔无能穷骨头,饿死冻死活应该;
  千载难逢好机会,何不大发胜利财!

  这画的背景,是讽刺当时中国的怪现象:1945年,美国胜利了,远在中国西南山地逃难的国民政府,跑出来涌向沿海城市;发“胜利财”比胜利更实惠。“接收”的意思,是接受“敌伪财产”;“敌”是指日本说的,“伪”是南京汪精卫政权,政权可以伪,但财产不伪,接收大员强取豪夺,放在自己口袋里,所以成了脑满肠肥的新贵,就是“布袋僧”。另外还是有不贪不污,清洁廉正,持守原则的君子人,只好就作甘于挨饿瘦硬顽固的“铁罗汉”了。


宋子文

   不过,当时的文化背景,是肥重瘦轻。有位瘦小的宋嘉澍牧师(1863-1918),生了个儿子叫宋子文,是非常有名的财经专家,根据大英百科全书记载,宋子文(T.V. Soong, 1894-1971),是全世界最富的人,好像是有名贫穷中国的光荣。“众人皆贫我独富,众人皆瘦我独肥”,该是超过足以自豪了。其实,宋子文自然不瘦,但算不上过肥;虽然不穷,但比不上孔祥熙(1880-1967),至于世界最富,更颇有距离。可惜的是,即使负太富之名,也有些欠方便的地方。在国民政府穷途末路的时候,远道向美国请求五亿美元贷款;所获反应十分冷淡,还有人说:“何不返求诸己?”


塔福特 William Howard Taft

   政商显要中,难得见苗条轻盈的身材;一餐万钱,要保持不肥,需要有超群的克制力。当然,有人应酬太多,吃出胃病,要不变瘦也无可奈何。传统的说法:“食言太多,焉得不肥”,却未必尽然。美国的好总统之一塔福特(William Howard Taft, 1857-1930,第二十七任1909-1913),此公体重三百五十磅,应该算够“伟大”了,但以规矩守法知名,自然少有说话不兑现的。他在退休后,受任首席大法官,他自己很快乐,也作得不错,是史上唯一的总统转任大法官。

   印度的“圣雄”甘地(Gandhi, 1869-1948),其有名的照片,是一副半赤裸枯瘦的形象。其实,他在英国学成,到了南非,不仅该能吃得很饱,还很有经营律师发富的机会;争取印度独立,他也有飞黄腾达的可能。但他不能作的,是吃饱肚皮,任良心饥馑。甘地说:“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人没得吃饱,我任意浪费,那就是罪!”
丰肥,不仅是看现在,还要顾念将来。


甘地 Gandhi

   圣经记载,约瑟为埃及法老圆解异梦。尼罗河七只肥壮的母牛,被七只乾瘦丑陋的母牛吞吃;七个肥美的麦穗,被七个乾弱的麦穗吞吃。约瑟得到神的指示,解明是先有丰年,后有荒年;并且受法老任命,主管建立仓廪,聚敛粮食,积谷防饥。(创世记41:15-36)这仿佛“常平仓”的制度,不仅救了埃及饥荒,也保全了以色列家,成为日后昌大的民族,能够成全神的旨意。 (责任编辑:admin)

查看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上帝的天空保持中立

商城热销

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