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能遮掩一切的过错—王竞电影无形杀

2009-11-12 00:00
来源:翼报

作者:石衡潭
      

 

  一场网络上的声讨竟然演化成了现实中的命案。为什么?这仅仅说明了网络的影响力与号召力吗?这仅仅提供了网络是一柄双刃剑的典型例证吗?我觉得仅仅局限于网络是不够的。虽说网络是一个虚拟世界,但背后操纵它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人。网络的主要魅力在于它能够帮助你最大限度地实现权利,同时又能够让你最大限度地逃避责任。权利与责任关系,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难题:要么不谈权利,只讲责任;要么夸大权利,不负责任。严复先生深谙此情,因此他在翻译约翰.穆勒(John Stuart Mill, 1806-1873)的名著自由论On liberty)时把书名译成了群己权界论,不过,严老先生的良苦用心并没有多少人真正领会,到今天这方面的错误灾祸还是层出不穷。人肉搜索已经够中国特色了,网络上还不时弄出这么门,那个门来,更令人刮目相看了。这不!连电影也来凑热闹了。

  红杏出墙本来是性使之然,古已有之,只不过于今为甚。古代对此惩罚有游街,沉潭等等,网络时代则是人肉搜索,全民公讨。当然,显而易见,作奸犯科是罪,有罪,也应当制止,但上述这些处理方法未免过于简单,很难真正应对异常复杂的人与人性。尤为重要的是:谁有权利来谴责罪?谁又有资格来向这个罪人扔第一块石头呢?这个问题很少人认真去思考。在电影中我们看到的是:几乎每一个人在面对罪人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发谴责,扔石头,而不是去问为什么?去想怎么办?第一个发现者是林燕的丈夫。他的第一反应是盛怒,责骂,动粗,而且把林燕与高飞的对话及偷情视频公之于众。他的理由是:我为你赚钱,我给你大房子住,我让你过悠闲生活,你却背叛我,岂有此理?他不知道,对于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来说,仅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当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填充她的空虚时,自然就会有别人来愿意代劳了。他把林燕赶出去的理由也很简单:“你让别人都知道我是那个戴绿帽子的丈夫,让我怎么面对亲人,朋友和部下。”他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提供的,造成的,却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妻子。在把妻子从家中赶出之际,他还说出了许多恶毒的话:“我要离婚,法律会站在我这一边。我要让你一张纸片也得不到。”在妻子惨遭不幸后,面对岳母的责难,他还是反覆辩说:“我也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林燕丈夫的这两块石头够重够狠的,可还不至于立马让林燕丧命。从丈夫被赶出来,她仓皇地逃亡父母家,本来指望在这里找到避难所,没有想到父亲一见她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我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可为人还是清清白白的。你把我的脸面丢尽,让别人戳我的脊梁骨。”母亲则在一旁默默无语。他们此时都没有想到要帮助自己的女儿获得喘息,脱离困境。至爱亲人在急难时刻说出如此无情的话令林燕深深失望,她只好选择再次逃亡。这又是重重的一击。林燕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高飞,她要求他无论如何要见她一面。可此时的高飞已经是惊弓之鸟,自顾不暇,焉能顾她。于是,短暂的相见就成为了永别。此时,林燕已经无所依傍,无所牵挂了,她去意已定,无路彷徨,最后,借一个小痞子之手完成了自己无可奈何的心愿:在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和过去告别。

  如果说林燕是在众人的讨伐中和亲友的冷漠中被逼上绝路的话,那么,高飞则是因不敢诚实地面对自己的罪恶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奸人妻子本来已经犯下大罪了,可他不但拒不承认,而且还向天下网民公开叫板,这就狂妄自大错上加错了。面对妻子的责问,他居然还对天发毒誓,这就不仅是欺人,而且是欺天了。其实,他谁也骗不过。网民都说他太过分,是垃圾;就连妻子也看破了他的谎言:“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只是不想让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父亲。”正是他的这种拒不认罪悔改的态度激起了网民的愤怒,使得这一事件不断升级,从虚拟世界下到现实生活,危及自己也牵连亲人,最后不得不亡命天涯。他对自己的父母,特别是对自己的妻子,亏欠很大;就是对林燕的死,也难辞其咎。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信心就是胜利

下一篇:胖与瘦

查看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上帝的天空保持中立

商城热销

图片文章